• 校长信箱
  • 一网通办
  • 课程中心
  • 工作预报
  • EN
人物·故事

名师有约 |终南学者 法林

作者:记者:王丽凤 来源:党委宣传部 发布:2022-04-24

终南学者法林:研精覃思做学术 朝乾夕惕育栋梁

法林,二级教授,西安翻译学院终南学者,信息工程学院教授。从事声学、地球物理勘探、声波测井,信号处理算法和声光电交叉学科的研究,十分注重将研究成果转化成生产力。在挪威科学技术大学、挪威大陆架石油研究中心、美国奥克拉荷马大学、休斯顿大学学习工作7年。发表论文近百篇,其中SCI和EI检索论文30余篇。编写教材《电磁场与电磁波》1部;和美国芝加哥大学赵梅山合作为《Understanding Plane Waves》一书著写两个章节(145个页面)。主持和完成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2项,陕西省科学基金面上项目1项,国际合作以项目3项,横向项目多项。在 JASA发表的1篇论文被国际科技搜索引擎BioMedLib评选为“Top 10 Articles Published in the Same Domain Since Your Publication”第一名;获陕西省科学技术二等奖1次,陕西高等学校科学技术一等奖和二等奖各1次、西安市科学技术三等1次,陕西省第二届职工科技节发明创造银奖和铜奖各1次,山东省优秀学术成果二等奖1次,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优秀质量管理小组三等奖1次,中国石油学会测井学会优秀论文一等奖2次;获山东大学大学生优秀论文二等奖2次。曾为美国IEEE会员、美国SEG会员,被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评选为高级工程师和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人生之路恰如旅程,星海横流,岁月成碑,或遇高山险阻,或遇平原开阔,或遇千帆竞发,或遇进退维谷......沧海横流显砥柱,万山磅礴看主峰,踔厉奋发者,往往能在旅程中成就各自乾坤。在高校学术研究领域,有一批学术造诣非凡的学者,他们将“和光同尘,与时舒卷”奉为圭臬,尔尔辞晚,朝朝辞暮,为科研焚膏继晷、兀兀穷年却乐此不疲。法林,就是这样一位躬耕物理学界声光电交叉学科研究领域的践行者。

一夕千念,半百始育人门

2004年,当时在美国奥克拉荷马大学从事研究工作的法林,收到单位要求按时返回中国的通知。法林于2004年下半年回国后,中石油对其单位进行了改组。就这样,原本奔驰在专心研究新技术课题道路上的法林,只得被迫停下脚步,等待单位改组后新的工作分配。然后,日复一日,一个月过去了,他延颈鹤望却依然没有等来工作分配通知,痴爱科研的他心急如焚。

“当时刚好在西安日报上看到西安邮电大学招聘具有正高级职称的教师,我恰好也在美国大学有过研究工作的经历,当时觉得在高校还是可以继续搞科研,于是就下定决心到西安邮电大学从教了。”回忆当年事,而今亦感慨。当时的法林已年近半百,从科研幕后转到教学讲台,对他无疑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当时我已近50岁了,有人提出我的年龄是不是大了些。”法林话语诚恳真实。法林就是法林,无论身处何处,总能以顽强的毅力、勤苦的态度,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不凡的成绩。“后来在西安邮电大学做出了一些成绩,学校党委书记杜平就对我说‘你给西安邮电大学出了成果,引进你引进对了。’”一种从心底升起的踏实让法林感到自信从容。“记得我刚开始在西安邮电大学给学生讲课,每次上课的时候心就会突突跳,特别紧张。后来通过不断地自我学习,与别的教师积极交流,慢慢得就适应授课了。”法林在讲述自己初登讲台时的经历,仿佛还能听到自己突突的心跳。

就这样,法林不仅适应了讲台,还在教书育人上总结出了大学教师应具备的职业素养。他认为,大学教师应该具备高尚的思想道德素质,热爱祖国、热爱学校、热爱学生;应该对自己从事的教育工作具有强烈的事业心和使命感;更应该认真学习和提升自己,不断提高教学质量,并注重理论联系实际的教育模式;也应该具备良好的身体和心理素质。“我现在每天都很忙,但是每天也会抽出一些时间锻炼,每天跑几圈......不买汽车,出去办事就骑共享单车,既节省了时间,又锻炼了身体。”说到身体素质,精神矍铄的法林讲起了自己的生活日常。

法林从自己的这次职业转变感悟到,只能是你适应环境,而不是让环境适应你;要学好重要的基础课和技能课,对工科来说,如数学、物理,英语和编程等,就能很快地掌握其它的新知识、融入新领域并适应新环境,使自己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年龄大不能成为止步的原因,只要不断地努力学习和思考,充实自己,就能不断产生新想法,跟上时代的步伐,为社会做出贡献。”他以亲身经历有力佐证了所述话语。

2010年在美国北达科达大学的法林教授

如汤沃雪,研精覃思痴科研

法林之于科研的缘分,可谓由来已久。他在挪威科学技术大学、美国奥克拉荷马大学、美国休斯顿大学、西安石油勘探仪器总厂研究所工作时,核心工作就是搞科学研究;后来到西安邮电大学、西安翻译学院工作,依然脱离不了科研,只是增加了教学的工作内容。时光知味,岁月沉香,他与科研早已结下指水盟松之谊。在科研工作中的法林,仿佛浮舟沧海、立马昆仑的将军,不同的研究课题、不同的科研团队,在他的带领下,总能让研究成果熠熠生辉。

法林发表论文近百篇,其中在SCIENCE CHINA Physics, Mechanics & Astronomy、Science Bulletin、IEEE Transactions on Geoscience snd Remote Sensing等期刊发表SCI和EI论文30余篇;2006 年在Journal of the Acoustical Society of America发表的论文“Anomalous postcritical refraction behavior for certain transversely isotropic media”于2011年3月14日被国际科技搜索引擎BioMedLib评选为“Top 10 Articles Published in the Same Domain Since Your Publication”第一名;主持完成和在研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2项;主持在研和开发随钻声波隔声体阻带近钻头声波测井仪的央企(中国石油集团测井有限公司)项目;主持完成陕西省科学基金面上项目1项(项目编号:2007D15);完成三项国际合作项目;主持完成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纵向项目1项和横向项目多项,参与国家自然科学青年基金项目和科学院重点实验室项目多项;参加了国家和原石油工业部的多个重点仪器研发项目如国产第一台综合测井仪、国产第一台数字测井仪、国产第一台数控测井仪的开发研制工作......当科研的累累硕果摆在眼前时,你一定会惊叹和佩服,青灯黄卷下搞科研的法林是如何做到的?

刚刚下课的法林教授站在教学楼窗前眺望终南山

“科研一定要一丝不苟,善于总结,才能取得成功。记得我在上世纪90年代承担了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的一个科研项目,在项目接近尾声时,我又被委派出国参加新的项目科研攻关。然而那次的研究成果在长庆油田试验却以失败而告终,后来单位又把我从国外叫回来,我们团队进行了认真总结并检查了每一个技术细节,后来在长庆油田三口石油井进行了试验,终于取得了成功,得到长庆油田测井公司的好评,并通过西安石油仪器总厂的验收评审。我指导学生做科研,每遇到一个问题,我都要求搞清楚出现问题的原因。科研就是要严谨深入地研究,不得有一丝马虎。”法林以自己的经历,生动地讲述了做好科研工作的精髓。

“我们做科研,除了发表论文,更应该把研究成果转化为生产力,为西安、为陕西、为国家的经济发展做出贡献。除了少数纯理论研究的论文,大多数发表的论文涉及到应用,所以应当把研究成果转化为生产力,才是真正将科研与实践进行了融合。”法林对于科研的现实意义理解的直观而透彻,听后让人醍醐灌顶。

当问及科研团队的建设时,法林感悟颇深,“我在西安邮电大学的科研团队是自由组合形成的,大家以大局为重,吃苦耐劳,克服困难,共同申请项目、共同做研究,也共同申请报奖,充分发挥各自的优势,取长补短,互相促进、学习和提高,拧成一股绳。团队给单位挣得了荣誉,也给团队成员带来了或晋升、或提升科研能力等的收获,我自己从四级正高提升为三级教授、二级教授,我们原来团队的两名成员也破格提升为正教授,一名提升为副高。现在的他们都已经成为单位的挑梁骨干了。”说到此处,法林想起了自己在美国做科研时的团队。“记得我在美国工作的时候,有些团队成员因研究需要,会想法设法在国外寻找文献资料进行阅读,这种精神让我非常感动。我在做科研的过程中产生的一些新想法,有些也是在与团队成员的交流过程中得到启发而产生的。在高校,每位教师的科研压力都很大,每个人的专业知识也有限,所以需要团队作战,发挥各自的长处和优势,抱团取暖,才能实现多学科的交叉融合,才能更快更多地出一些科研成果,这考察的不仅仅是科研能力,也是团队协作力。”法林的一番话,道出了做科研需要众擎易举的团队作战优势。

说起科研,法林感悟颇多,“我觉得搞自然科学研究,需要亲力亲为,才能在科学研究中不断地发现新的研究方向和技术开发中的新问题,探索这些新方向、新问题,进而解决这些新问题。”简单几句逻辑缜密的话语,就把“如何寻找创新型科研课题”阐释的一清二楚。法林不仅对未知领域进行深入探索,也对传统的一些理论和模型提出挑战,这种大家风范值得很多固步自封的科研者学习。

陕西省科学技术二等奖获得者法林在陕西省科技创新大会颁奖现场

功不唐捐青衿之志白首坚

一代科研巨匠的养成并非一日之功,也非偶然成就。法林在自己的青年时期便褎然举首,显示出超人的学习毅力。

法林始终认为,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接着他讲到了自己初次出国时的情形:“当时国家公派留学的名额很少,一年也就是一千多名,包括中国科学院的全部研究所、全国的所有大学和所有的央企,所以机会非常珍贵。我很想去,但我天生语言能力很差,所以就抓紧时间努力学习英语,最终获得了去挪威留学的机会,而后又三次到美国大学学习和工作,也为我通过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的教授级高工的英语资格考试奠定了基础。我现在也能够熟练地用英语撰写科研论文。”法林用自己抓住出国深造机会的事件验证了这个说法。他继续讲述到:“评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的必要条件之一就是必须通过‘中石油’的英语资格考试。在职称英语考试前一天我加了通宵班,然后马不停蹄跑去参加考试,最终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法林停顿了一会儿,继续说到:“我在大学时期,吃了午饭就到教室学习,抓紧每一刻学习的机会,那时候的刻苦,为我以后的科研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去美国的大学3次,工作了6年,美国教授非常乐意我加入他们的科研团队,因为我每次去了都能完成和解决团队的一些理论和技术难题。”泰然自若的法林,以自身为案例不断讲述着准备的重要性,“我的体会是,只要付出了就能获得相应的成果,天上不会白白掉下馅饼,一份付出、一份收获,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法林尊奉的第二个法则就是活到老,学到老。“不能倚老卖老,不懂就问,人都说要活到老学到老,人生就是一个不断充实自我的过程。”从事自然科学研究的法林,养成了脚踏实地、谦虚好问的习惯。山不让尘,乃成其高;川不辞盈,方有其阔。这也是他为何能够快速成长为研究领域内的佼佼者的原因之一。

青年时期的法林因留学及工作需要,在美国和挪威度过了7年

令闻令望,牵西译终成章

如圭如璋,令闻令望。法林科研成果丰硕,一些高校及科研单位的邀约亦纷至沓来。当问及加盟西译的原因时,他讲到:“上世纪80年代,我在西安石油勘探仪器总厂研究所工作期间就听说,当时在西安石油大学工作的丁祖诒先生出来创办了西安翻译学院。那时的我就对丁祖诒先生不畏困难、勇于改革的精神十分敬佩。”法林边说边回忆,“有一次,我同事叫我看了一个关于西译的报道,发现我在西安邮电大学的老领导崔智林教授加盟了西译,当时对我触动很深。后来在副校长樊相宇的推荐下,我毫不犹豫地来到咱们西译任教了。”法林坦然直白的陈述,道出了情归西译的缘由,“正是丁祖诒先生付出的心血、丁晶董事长和崔智林校长等领导以及全校教职工的共同努力,西安翻译学院才有如此辉煌的今天。西译在校生有两万多名,是从文科延拓包括理工科的一所综合型高校。我深深感受到丁祖诒先生为中国的教育事业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为中国民办高等教育树立了一座丰碑。”钦佩之情溢于言表的法林继续讲述道,“我十分欣赏西安翻译学院‘办学以教师为本,教学以学生为本’的办学理念,以及采用‘知识、能力、素质’三位一体的育人模式。”作为自然科学领域的研究型学者,对于加盟西译剖析的也是极为严谨周密。

加盟西译之后的法林,依然继续着科研工作。同时为信息工程学院的学生授课。其严谨认真的工作态度,受到了师生们的一致好评。“来校后感到环境十分优美,还感到西译教师非常敬业、非常努力,学生那种渴望知识的热情也让我深受感动,整个的教学、学习氛围都非常的好。”法林对西译师生的精神面貌给予了良好评价,接着他谈到了学院给他的印象:“2021年11月,我来到西译信息工程学院后,院办胡亚明主任、还有梁计锋和孙豪等老师对我的工作、教学和科研提供了很大的帮助,让我深深感受到了这个大家庭的温暖。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我得以正常进行所承担的国家自然科学面上项目以及央企合作项目的研究、实验和开发,并取得了一些成果。两个研究成果现已完成初稿,准备投稿,特别是后一个研究成果,准备和有关单位合作,开发出具有自己知识产权的内在噪声测井仪......”法林对学院同事们的关怀分外感激,正是基于有这样良好的氛围,才能让他心无旁骛地继续开展科研工作,并做出了系列研究成果。

法林在美国休斯敦

加盟西译后,严谨踏实的法林对自己的工作进行了规划和布局。他期望与教研室的老师们一起,结合西译实际情况,努力把教学和科研工作结合起来,注重在教学、科学研究和技术开发过程中的多学科交叉,将理论研究成果转换成生产力。他表示,希望自己争取在声学理论的研究方面取得重大突破,撰写出高质量的学术论文;继续与国内大型企业合作,开发一些能转化为生产力的科研项目;他还计划提交自然科学基金申请书并申请一些发明专利;同时,期望与系里的老师一同努力,建造一支教学与科研相结合的教学团队;期望做出对陕西省经济发展有贡献的成果,从国家项目、著作、论文以及转化为生产力的科研项目效益四个方面,和有关单位一起去申请奖项;他还希望通过努力,将取得的研究成果融入到本科生的教学中。

最后,他对西译的学子们寄予了厚望。他鼓励西译的学生去考研,希望西译的同学们热爱生活,珍惜时间,努力学习,而且要学用结合,探索创新,成长为一名爱党爱国的栋梁之才。他希望西译的学子在丁晶董事长、崔智林校长的领导下,继承老院长丁祖诒先生敢为人先、积极进取的精神,与全体教职工一起共创西译、西安、陕西乃至国家更加辉煌的未来。

分享到: